“老鼠粄”之我见

梅州网  至尊宝娱乐手机版  2017-12-23 09:45   来源: 梅州日报
[报料热线] 2301111 13411225588 [报错有奖] 2278888

□ 罗鑫

  “老鼠粄”是客家人再耳熟能详不过的食物。可以说,无论早餐还是夜宵的主食,除了面、米粉、粄皮(即河粉)、饺子(实为云吞)外,就是老鼠粄了。

  老鼠粄的美味毋庸置疑,但它的名字却难免令不甚熟知客家文化的外地人心生畏缩,产生不好的联想,以致闻之即犯恶心、倒胃口。实际上,就连客家世界内部,也不见得谁都喜欢把这种食物叫做老鼠粄。例如,在港澳地区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银针粉”(取“黄”对“金”,“银”对“白”,形似针故);在台湾的客家庄,人们习惯称之为“米筛目”(老鼠粄的原料是粘米,经过筛选而得,故名);在梅州本地稍微高级一点的酒楼饭店,在菜牌上也看不到“老鼠粄”的介绍,取而代之的是“珍珠粄”(取其色泽如珍珠之故)。

  站在民俗学和社会心理学的角度考虑,应该不会有喜欢用“老鼠”这样传播疾病、人人喊打的害物为食物命名吧?但客家人偏偏这么做了,何解?

  按照通俗的解释,是因为这种食物的外形酷似老鼠的尾巴,所以叫“老鼠粄”。可是,果真如此的话,何不直接叫“鼠尾粄”呢?更何况,比起老鼠的尾巴,“公式公(蚯蚓)”之类的爬虫不是更像吗?

  又有人说,这是因为这种食物滑溜溜的,就像老鼠一样。这个解释比较牵强,就算老鼠再怎么滑溜溜的,也比不上“溜苔”(青苔)。按照客家人的命名习惯,索性叫“滑粄”不更省事?

  只能说,“老鼠粄”的命名是以讹传讹、约定俗成的结果。

  梅州电台的宋新嘉先生指出,“老鼠粄”是从梅县松口传到大埔、再由大埔走向整个客家世界的食物。他认为,“老”应该是“劳”(去声,即第四声)——客家话,也是古语词,通“辽”,表示间隔大、辽阔(见《诗经·小雅》:“山川悠远,维其劳矣。”),而“鼠”应该是“薯”。

  受其启发,笔者从老鼠粄的制作过程着手,认为“老鼠粄”的本意应为“劳竖粄”。何以言?

  首先,“老”字在“老鼠”一词中读作上声(第三声),而在“老鼠粄”中多读作去声,与表示间隔大的“劳”同音——老鼠粄为什么会“劳”呢?这得从它的制作的最后一个环节说起——老鼠粄成形于千孔粄擦,搓出来之后每一根的间距是比较大的,“劳”正“劳”在这里。

  老鼠粄的“鼠”并不是“薯”,因为老鼠粄纯由米浆制作而成,与“薯”类无关。再者,“鼠”“薯”在客家话中声母不同。其正确写法是“竖”,在古汉语中是“短小”的意思,见《荀子·大略》:“古之贤人,贱为布衣,贫为匹夫,食则饘粥不足,衣则竖褐不完。”

  也就是说,“老鼠粄”做出来后,不同于面条和米粉一般互相黏聚在一起,而是“劳”“劳”的,并且每一根老鼠粄都是从千孔粄擦下“竖”着出来的,本身短小,正好符合“竖”的古义(古人常用“竖子”来表示小鬼、矮小之人)。

  由于“劳竖”是两个独立的形容词拼凑在一起的,恰巧与“老鼠”谐音,所以坊间索性就把这种粄写成“老鼠粄”了。起初也许令人膈应,但以讹传讹之下,久而久之,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,只要好吃便行。

  最后,笔者撰写此文的目的,并不是想推翻“老鼠粄”的说法,只是想提供另一个角度给诸位参考。更为重要的是,从长远来看,类似“老鼠粄”这样的命名,也许是造成客家菜难登大雅之堂的一个因素。毕竟,老鼠这样的动物,给人的先入印象实在太过负面而强烈了。您觉得呢? (作者系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专职研究人员、日语教师)

责任编辑: 罗伟新

>> 精彩图文

  • CBA:辽宁加时击败广东 广州加时负深圳
  • 省青少年拳击冠军赛落幕 梅州健儿获1金1银1铜
  • 拜仁慕尼黑提前同法国国脚科曼续约至2023年
  • 亚洲首个专业电子竞技综合场馆将投入使用
  • 2018中甲实行新政 每场最多上两外援
  • 综合消息:骑士迎主场12连胜绿军遭遇两连败
  • 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中国站 张可欣夺冠
  • 2018赛季中超全面 试用视频助理裁判
  • 邹市明在沪查眼疾 左眼视力已“残疾”
  • 前世界重量级拳王 布里格斯重返拳坛
  • 财政部:11月全国彩票销385亿同比增长11.8%
  • 客家人的“手信”
  • “老鼠粄”之我见
  • 梅州54所学校和兴宁入选省级青少年校园足球推广学校
  • 温向芳现场巡查督导大气和水污染防治工作
  • 民进梅州市委会举行报告会解读中共十九大精神
  • 梅州市人民医院携手61家医疗单位 推动分级诊疗建设
  • 梅州第四届品牌汽车大联展今晚开幕 100多款车型参展
  • 《乐羊子》《客家阿姆》两剧作获省青年创作扶持计划
  • 市直卫计系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培训
  • 注意通风!不到20天我市煤气中毒接警数量多达57宗
  • 无序采矿毁农田 官方:引导完善采矿手续加强监管
  • 港珠澳大桥暂定收费30年 私家车或每车次150元
  • 车辆排放标准逐年降低?工作人员称是系统出错
  • 市公安消防局:消防通道是生命通道 必须确保通畅
  • 我国拟规定高层建筑地下三层及以下禁止设商场
  • 韩国健身中心大火吞噬29条生命:多重原因致惨剧
  • 曾祥海到蕉岭督查挂钩联系重点项目建设
  • 全民健身!2017年蕉岭“县长杯”足球联赛开赛
  • 希望乡村教师计划探访团到梅林镇梅南小学探访慰问
  •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到三河余里古窑址调研
  • 脱贫攻坚表情谱
  • 脱贫攻坚表情谱
  • 老虎坑种养专业合作社成立 助力传统农业转型升级
  • 鸭桥村垃圾地“变身”文体广场 推进新农村建设
  • 好心塘主抽干鱼塘救人损失巨大 ,谁买单?
  • 西郊街道召开安全生产与消防安全专项工作会议
  • 梅江区获评2017年“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(区)”
  • 梅县区创新推行“地票”制,换来新农村建设“赞成票”
  • 梅县区挖掘红色资源 传承红色基因 助推振兴发展
  • 特朗普政府与科学界的隔阂入选《科学》“年度崩溃事件”
  • 三次约谈石沉大海 中消协申请对酷骑公司立案侦查
  • 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议
  • 广东中考改革将带来哪些变化?权威解读看这里
  • 苹果手机"盗改销"产业链调查:被盗手机涉28省份
  • 权威发布!梅州市委拟提拔任用(重用)一批市管干部,看看都有谁?
  • “隐形杀手"出没!梅州不到20天接警数达57宗致多人死亡,快提醒家里人!
  • 车检遇囧事!国四标准小车变国三,车主受惊:我的车要提前报废?!
  • 中国足协公布2018版准入规程
  • 哈登51分火箭仍不敌湖人 11月14日以来的14连胜终结
  • 《都是一家人》举行开机仪式 讲述城市少数民族生活
  • 国际足联年终排名:德国列榜首 中国第71位
  • 梅县铁汉生态与巴西球员维克多·拉莫斯签约两年
  • 《星球大战:最后的绝地武士》中国首映礼在沪举行
  • 美国唤醒者组合将来华演出 携《缘定嘻哈》亮相北京
  • 韩堤川市运动中心发生火灾 死亡人数升至29人
  • 《感恩·纪念白求恩》举行新闻发布会
  • 柯洁赢彭立峣 逼近个人第五座世界冠军奖杯
  • 新版《勇敢者游戏》将登陆中国 棋盘游戏变电玩游戏
  • 比利时籍教练入主梅州客家 下月赴泰国拉练
  • 我国下线防火标准最高的地铁车辆
  • 房地产税明年或进入立法程序
  • 国家级开发区土地已建成超70%
  • 2017梅城楼市年终“讲”
  • 回眸2017:这些人和书影响了中国
  • 农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建设将优先用地
  • 化肥农药使用量提前实现零增长
  • 人民币汇率大幅反弹271个基点
  • 广东开办企业平均需15个工作日
  • 梅州检验检疫局开展“三同”进商超宣传活动
  • 股海淘金
  • 支付宝收钱码用户量超4000万
  • 补贴收紧难抑新能源汽车需求
  • 美国大规模减税法案影响几何?
  • 中国公募基金资产达11.41万亿
  • 梅州金柚收购价较上月涨50% 后市行情可期
  • 大埔银江镇银村村成立志愿服务队 参与村环境整治
  • 《大埔客家民俗风情》和《诗文集萃》两本书籍首发
  • 大埔举办副科职以下公务员专题培训学习十九大精神
  • 大埔强化责任创新举措抓好新农村建设
  • 报道见报后引重视 东礼村乱堆的垃圾已被清理
  • 【民生沟通】国有资产处理群众怎样才能买到?
  • 【民生沟通】如何才能参加市政府采购系统的电子反拍?
  • 【微评】先参保后开工
  • 【微评】“灯泡糖”
  • 【微评】地铁激吻
  • 【辣评】关闭“水滴直播”难解根本问题
  • 【茶座】“新奇特”是农产品吸“粉”吸“金”关键
  • 【客都议事厅】运行“12345”重在快速高效“回应”
  • 【漫画】导游骂游客骗吃骗喝
  • 【民生沟通】住宅电梯运行不正常找哪个部门反馈解决?
  • 【微评】直播“考古”
  • 【民生留言】博敏公司门前公路泥沙多望加强清扫
  • 本报民生部联合爱心企业开展冬至敬老活动
  • 【民生留言】公共场所禁烟希望出台更严措施
  • 【民生留言】市民盼望政府江北多建公园
  • 嘉应新区三大公园打造美丽生态环境
  • 市管干部任前公示通告
  • 梅县区白渡中心小学荣获2017“广东省绿色学校”称号
  • 梅县区“围龙讲堂”在南口镇侨乡村举行首讲
  • 梅州文明网